菏泽期货配资反腐不能对“清水衙门”麻痹大意

  “有庙不愁无香火”,这是家乡一句古传的俗语。意思是说,凡是公权机关,只要想胡来,总有“发财”的歪门邪道,天底下没有“清水衙门”。

  在人们的印象中,信访办应该说是个“清水衙门”,负责协调或签转来信来访事务,那是绝对没有什么“油水”可谈的。想不到,就是信访办主任这个无权的主儿,也有人送钱。北京密云原信访办主任张建国,利用工作之便,为包工头刘某谋取好处,4次共收受刘某好处费48.5万元。刘某犯行贿罪,有立功表现,减轻处罚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、缓刑五年。张建国受贿罪另案处理。(5月5日《新京报》)

  惟有处理来信来访事菏泽期货配资反腐不能对“清水衙门”麻痹大意务的信访办张主任有何方便可为包工头提供服务?不是帮助转呈上访信函,而是为其招揽工程项目。“靠山吃山,靠河吃河”,信访办主任靠的是“信访”。密云农业服务中心信访矛盾突出,要靠张建国帮忙协调解决;而且,单位评优评先,信访有一票否决权,所以,当信访办张主任提出“如果有工程,可以给刘某他干”时,密云农业服务中心就不能不给个面子。于是,张建国为刘某在密云农业服务中心承揽了多个项目,工程款多达千余万元。

  要讲“清水衙门”,恐怕没有比档案局的水再“清”的了。不就是管着一卷卷的故纸吗?谁瞧得上眼?错!其实,档案局也“吃香喝辣”得很。我的一个朋友在档案局工作,她跟我说,经常有人来求帮忙改档案,改出生年月的最多,年龄是个宝,与晋升、留任密切相关。忙不是白帮的,要给局长送“红包”,没有三五千不够意思。如此,这个“清水衙门”怎么还能清?

  “有庙不愁无香火”,这话颇有些启发性,“行行有弊,弊弊有私”是也。但凡党政机关,都有一定的权力,都有营私舞弊、滋生腐败的条件、间隙和可能,只是能量大小和程度重轻不同而已,没有绝对的“清水衙门”。然而,我们的反腐倡廉工作却存在误区,往往把不涉人、钱、物的部门视为“清水衙门”,放松或放弃监管,成了工作的“盲点”。事实证明,这种观点是错误和危险的,反腐倡廉工作不能留死角,不能对所谓的“清水衙门”麻痹大意,网开一面。(文/石飞)